您好,欢迎光临深圳网站优化网站!

深圳网站优化排名

网站优化关键词SEO优化为您提供优化服务

康有为在广州

作者:jcmp      发布时间:2021-04-13      浏览量:0
一、广府学宫孝弟祠遗址在今文明路市一宫,

一、广府学宫孝弟祠

遗址在今文明路市一宫,1865年康有为的祖父康赞修在此开馆授徒,从学者近百人。时康有为年仅8岁,也随之来广州,住于孝弟祠后房,并由堂伯父康彝仲教他读书。康有为聪明好学,“诵书经奥者,每次能二篇,数遍辄能背记,诸长老大誉之。”《尚书》是一部深奥的经书,他每次能学习两篇,数遍便能背诵。

二、南海学宫

遗址在今米市路广东省统战部大院内,宫内孔庙至今尚存。1866年,康赞修任南海县志编修,在这里设修志局,康有为随乃祖来此,于学宫中的崔清献祠拜陈鹤桥为师,学习经籍。又拜举人梁健修为师,听其讲学。1867年,康赞修调任连州训导,康有为因年幼而回到南海故乡苏村。

三、第三甫桃源

1870年,广东布政使王凯泰延聘康赞修为幕僚,康有为也随之来广州,于第三甫桃源拜陈生为师,继续在广州学习。后来,他自己说:“始还都会,睹繁丽,日与友遨游。”康有为当时年仅13岁。

四、羊城书院

羊城书院旧址在龙藏街,创办于1683年,是广州一间颇具规模的书院。1873年,康赞修出任羊城书院监院,康有为亦随祖父在此。时康有为喜欢史学、考据学,对八股文不感兴趣,他的伯叔父便在赞修面前责难;于是,康赞修以《君子有九思,至忿思难》为题,令撰八股文。康有为对八股文不感兴趣,但并非不能治八股,援笔直书成十六小讲,且每股各有警句,康赞修转怒为喜,不加深责。1875年,康有为在广州从吕拔湖先生学文,祖父要求极严,专事八股,不许旁及群书。康有为只好借故回乡,暗中博览群书。经常往来广州、南海之间。有一次,路经省城华德里,危房掉下了一块砖头,险些毙命。后来,他经常向人讲起这次历险。当西太后发动政变,谭嗣同、康广仁劝康有为易僧衣出走蒙古时,康有为说,“少年在粤遘华德里落砖,若死久死矣”,拒不成行,后来在众人力劝下才出国外。

五、云衢书屋

此为康有为在广州的祖屋,是其曾祖父康健昌所构筑。健昌,一名式鹏,号云衢,官福建按察使,辞官后于广州大塘街建造云衢书屋。1890年康有为在此居住并讲学,学生有陈千秋、梁启超等。当时康有为已接受西方进化论思想,在这里向学生讲“人自猿猴变出”的道理。据此,康有为当是中国传授从猿到人进化思想的先行者之一。戊戌政变后,康有为被抄家,“云衢书屋”被清政府没收,后开马路拆毁,解放初年尚存有“云衢书屋”门坊,今不存。

六、广雅书院、徽州会馆

广雅书院(今广雅中学)是晚清两广总督张之洞所创办。1889年张之洞聘请四川著名今文经学家廖平到广雅书院讲学。康有为从沈子丰那里读到廖平的《今古学考》,“引为知己”,便通过黄季度的介绍,到广雅书院访问廖平。廖平拿出新著《知圣篇》、《辟刘篇》给康有为看,康有为看后大为惊奇。原来廖平已放弃《今古学考》的学术主张,《辟刘篇》是抨击“古文经学”的著作,《知圣篇》是尊崇“今文经学”的著作。康有为一时思想接受不下来,回去后给廖平写了一封万言长信,批评廖平“轻变前说”,劝他“焚毁”。廖平回信约他再次面谈。1890年春,康有为居于广州城南徽州会馆,两人在此进行学术切磋,整整谈了一天,康有为大悟,“乃尽弃其学而学焉”。康有为转而推崇“今文经学”,乃受廖平的思想影响。后来,康有为著《新学伪经考》,是受廖平《辟刘篇》的启发。康有为另一著作《孔子改制考》,也是受廖平《知圣篇》的影响,可见广雅书院、徽州会馆的两次会见,对康有为的思想转变,有着不可低估的影响。该会馆遗址疑位于今濠畔街内,待考。

七、邱氏书院

遗址在今中山四路长兴里。此院为广东省邱姓族人集资兴建,倡建人为增城举人邱觉黉,花了2000两白银向彭家公馆买来这块地皮,1804年动工,1806年建成,耗银四五万两,建筑面积1000多平方米。1891年康有为在此讲学,包租书院东面二楼一部分,学生也住在那里。当时称为“长兴学舍”,康有为后来追忆说:1891年“始开学堂于长兴里讲业,著《长兴学纪》以为学规,与诸子日夕讲业,大发求仁之义,而讲中外之故,救中国之法”。当时慕名来学者,除了原来的陈千秋、梁启超外,尚有韩文举、梁朝杰、曹泰、王觉任、麦孟华、徐勤等。康有为在这里完成《新学伪经考》等著述。

八、邝氏祠

遗址在今广卫路与吉祥路附近卫边街,1892年由于邱氏书院租地太少,而慕名求学者甚众,康有为遂迁至此讲学。康有为在此撰《孔子改制考》等书。邝氏祠今不可见,其地约位于今14路公共汽车总站附近。

九、仰高祠

遗址在今文德路十三中学内,已废。原称广府学宫仰高祠,1893年冬,康有为从邝氏祠迁至这里讲学,正式挂起万木草堂牌匾,并以梁启超、陈千秋为学长。康有为在这里写有《孟子为公羊学考》、《论语为公羊学考》、《春秋董氏学》等书。1895年上京考试中进士,并发动著名的“公车上书”。上书失败后仍回广州讲学,当时孙中山于双门底圣教书楼(今财厅前)开业行医,与万木草堂相距甚近。康有为常到圣教书楼购买西学书籍,孙中山曾托人致意,希望与他会谈,争取他参加革命。康有为比孙中山长六岁,拒绝平等见面,要求孙中山先办一份门生帖子,拜他为师,才允见面。孙中山认为条件太苛,两人终于没有相会。当时入万木草堂读书的学生有100多人,除上日课外,又增开夜课,为维新运动培养了不少人才。

十、花地“康家花园”

遗址在今芳村镇东街口东侧,占地13万平方米,为1897年康有为所构筑,纳妾梁随觉(字婉络,博罗县人)守于此。不久康有为上京积极进行变法活动,直至戊戌政变出走国外,实际没有在这里住过。光绪二十四年(1898)八月初六西太后发动政变,过了两天便在广州抄了康有为的家,当时《申报》报道说:“钦犯康有为住宅,系在省城对河芳村地方,初八(公历9月23日)晚夜深时,其眷属忽然逃遁无踪,村人无不惊异。翌晨,即有番禺县差役多人到彼查拿,时全家已踪影杳然,只将守屋四人带回署中审讯。”后来,康有为追忆说:“吾以丁酉(1897)筑别墅于花地,亦被封,后拨还。丁巳(1917)后,为当时广东省省长朱庆澜没封,交学校使用。后迭拨还,而学校拒不迁出。”据“后迭拨还”,则花地“康家花园”第一次抄没于戊戌政变,第二次抄没于1917年康有为参加张勋复辟,后来“除张勋外,复辟各犯一律赦免”,产业始归还。

十一、回龙舍

据《申报》报道:“(广州)老城城隍庙之云衢书室,系康曩日教读之所,今年尚有学生廿余人在此肄业,刻下已逃遁一空。”云衢书屋于政变后充公,后辟为马路。1913年康有为自日本回国,广州巨绅邓华熙等联名请求广东军政府发还康氏产业,由于云衢书屋已辟马路,无法原物发还,便把回龙舍作为补偿。回龙舍旧址于今广州华侨大厦附近回龙路,原为周东生产业,是一座深宅大院。周东生因被抄家充公,遂将此宅拨给康有为。1916年初,康有为的二姨太梁随觉在此居住。康有为定居上海之后,将此屋出售,后辟为马路,就是今天的回龙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