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深圳网站优化网站!

深圳网站优化排名

网站优化关键词SEO优化为您提供优化服务

互联网科创大潮下,广州缺的是腾讯阿里吗?|【读城】

作者:jcmp      发布时间:2021-03-19      浏览量:0
文 | 宋海涛【广州系列观察三】互联网和

文 | 宋海涛

【广州系列观察三】

互联网和科创,几乎成为现在城市经济论争中最大的“政治正确”。 深圳的逆袭,杭州的崛起,背后都有一拨票友对互联网科创产业的论争,这一新兴产业被认为是未来城市经济的命脉。广州的“失语”,自然也逃脱不了。

广州黑会揪住这样一条尾巴:深圳有腾讯华为,杭州有阿里,北京更不用说,广州有什么?广州自然不服气,于是搬出了微信,唯品会等等。

这画面就像1994年春晚小品《打扑克》一样,黄宏打出一张副经理,侯耀文用一个经理管上,一个总经理,一个董事长……

虽然撕X是永恒的,但也必须要追问: 互联网科创浪潮之下,广州到底应该焦虑什么?

1.一个似是而非的概念

首先问一个问题。腾讯是一家互联网公司吗?当然。那华为呢?你可能就有些犹豫了。

所以,首先有必要先定义概念。用互联网科创这个词,实属无奈,也实在找不到一个合适的词来替代。

很多人用互联网产业,我认为并不准确。

一方面,现在的经济运行,几乎很难说可以少了互联网的参与。比如电商零售,有互联网的支持,但也离不开传统商贸。物流、营销、金融同样也是。

另一方面,大家经常挂在嘴边的华为、中兴、大疆,更偏向于智能制造,并不是一个典型的互联网产业,但也都没办法脱离互联网技术的应用。

所以,我用的概念是互联网科创产业。互联网和科创,都有可能对我们未来的产业结构、生活方式带来直接、甚至是颠覆性的影响。

互联网发展至今,有两股创新的力量一直在被催生, 一股是模式的创新, 典型的就是电商,原本线下门店的衣服现在在网上卖了,原来出门打车现在滴滴叫车; 一股是技术的创新 ,这个更能形成强的竞争壁垒。

回到问题的讨论上来,很多人在做比较时,维度其实并不统一。

北京、杭州上榜的明星企业(京东、阿里等),以互联网企业为主;深圳,则更集中于硬件科技领域。而广州被诟病的缺乏阿里、京东、腾讯这样的明星企业,其实讲的是互联网行业的事。

在这方面,广州自然显得有些底气不足。但是, 第一,广州现在想再造一个阿里王国,甚至再造一个京东这样量级的电商玩家,几乎已经不可能了;第二,互联网产业本身的占比并没有我们想象得那么大;第三,就互联网领域,细想起来,恐怕焦虑的并不只是广州。

网易离开广州的时候,很多人一片唱衰。但天猫迁都北上,对杭州不也同样是一次重击吗?细数几大城市, 北京对互联网企业和人才的吸附能力可谓无人能及 (百度、腾讯北京分部、新浪、搜狐、乐视、小米、360、优酷、滴滴、京东、网易、新美大等),深圳、杭州、广州、上海等城市内部厮杀可以,但很难形成与北京的较量。

2.讨论明星企业有意义吗?

讨论明星企业当然有意义,龙头企业对产业有直接的带动作用。比如一个阿里,所带动形成的不是几家服务企业,而是一整个电商生态圈,包括物流、支付、营销、云计算等。而一个华为的研发投入规模就和整个广州市相当。

但明星企业的诞生本身是有偶然性的。包括腾讯、华为这些今天我们推崇备至的互联网科创企业,在2002年前后的互联网泡沫破灭时,都差点死掉。

不过,一个龙头企业的成长,必定是与一个地方的政策、文化形成良性互动的。1999年,初步融资之后,马云也曾试着把阿里总部搬去上海,但上海国企、外企林立,跟阿里服务中小企业的定位并不匹配,折腾一年之后又搬回了杭州。

有一点, 在互联网科创领域,一个初创公司能否成长为一个行业巨无霸,几乎无法预测。 以前的互联网巨头新浪搜狐,今天想来只能呵呵两声。 但是巨无霸的诞生,背后肯定是要有基础创新实力的支撑。

比如“城市战争”比较过两个指标, 一个是科研产出数据,一个是专利数据。

科研产出上,北京、上海、南京稳居三甲,堪称中国三大科研中心,广州排名第9,深圳与前十都不在一个量级上。 这个排名与几个城市优质高等教育资源的配置大致是对应的 ,因为高校是科研产出的主力。

但是到了科研成果转化这个指标,在发明专利授权量上,第一阵营就是北上深苏,深圳和苏州窜了上来。广州排名第7,比杭州和南京都低了不少,仅为北京的1/5、上海的1/3、深圳的1/4。在PCT国际专利一项上,深圳占据半壁江山,广州的表现好于国内发明专利,但依然与身前的北上深不是一个量级。

经济总量上广州位居一线城市之列,但论自主创新能力,恐怕与其地位并不符。

有一个数据。广州聚集了广东省三分之二的普通高校、97%的国家重点学科和全部国家重点实验室,是华南科技研发资源最集中的城市。但是在科创实力这一项,被深圳甩开,不免让人唏嘘。上海也同样面临这样的尴尬,科研产出实力强,但没有孕育出明星科创企业。

科研产出与科研转化之间的尴尬,这其中既有科研体制的问题,背后更有整个社会创新支持体制的问题在。

3.广州如何赶上?

2015年12月,广州市委十届七次全会,提出了建设枢纽型网络城市,包括国际航运枢纽、国际航空枢纽、国际科技创新枢纽。这三大枢纽建设被作为广州“十三五”的重中之重。航运、航空枢纽,广州的地位和优势自不必说,国际科技创新枢纽算是一个新亮点。

有意思的是,2015年2月市长在人大所作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强调的依然是国际商贸中心、世界文化名城、国际航运中心和华南交通枢纽这四大城市功能, 科创中心并没有被突出出来。

这当然可以认为是一种务实低调的做法,但就整个经济转型的大局来看,广州的行动确实已经够晚的了。要知道,广州当年落选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是2014年年中的事情。那一年,深圳成为十八大后第一个以城市为基本单位的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广州是国务院直到2015年底才批复的,获批的还不单只是广州,是珠三角8个国家高新区的打包。

政策和行动上的滞后,直接反映到广州在科创的社会投入上。 广州的社会研发投入强度,与北京、上海、天津、深圳、苏州差距较大,整体规模和华为的企业研发投入相当。 无论是财政科技投入,还是规上工业企业研发投入,广州都被北上深远远甩在身后。

更严重的是,广州现有的三大支柱产业,石化产业、汽车制造业、电子产品制造业,本身都面临着技术转型,需要有全社会(包括政府、企业、社会资本等)在创新上的投入。

所以广州真正的危机,并不是少了阿里、腾讯、京东这样的企业,天猫、京东这些电商平台,并不能绕开广州,因为制造和物流这两端,广州的优势很难撼动。 广州真正的危机,在于科创上起步慢了。

广州自身的产业结构决定了,科创上起步晚的问题,必须要花更大的时间和资本投入来弥补,从而推动广州产业结构的转型升级。

一方面是 高新技术产业的发展 。武汉、深圳等城市确实在科创上已经先行一步,但战略新兴产业在体量和市场上还需要培育,特别是智能制造、人工智能等领域,远没有到分胜负的时候。

前一个阶段互联网科创战略布局上的教训深刻,当然原因可能是多方面的,比如创业环境、金融支持,甚至广州国资占比大,都可能是影响因素。没有人能给出完全准确的解释,自然也就不会有唯一的解决方案。

但是很多事情依然可以做,比如理顺产学研机制,打通高校资源、科研能力和产业转化之间的体制壁垒。比如政府在创新创业氛围的营造、投入、人才的引进上,都有大量工作需要做。

另一方面,是 基础工业的转型升级 ,这一点更重要,也更容易被忽略。

产能过剩的大背景下,很多人习惯性地把经济动能的新旧,用产业部门来区分,其实是很荒谬的事。 深圳的高精尖技术企业,是有底部大量的中小制造企业作为支撑。孵化出大疆的李泽湘被东莞市政府请去东山湖开办机器人基地,背后也是有东莞原本积累的制造业资源作为支撑(当然,东莞政府的做法,本身也是认识到自身制造产业面临的劳动力成本上升和产业升级的需要)。所以,广州在制造业上的先天优势,应该作为技术创新的支撑。

自主品牌少、超大企业少、创新能力弱,一直制造业的软肋。广州把未来新支柱产业锁定在信息技术、节能与新能源汽车、新材料与精细化工三个领域。其中,很大一部分,是要基于现有产业的技术改造、转型升级上的。

总之,广州的转型之路,任重道远。但首先要跳出无谓的争吵、自大或自卑,拨开那些阻碍视线的定见,回到广州自身的产业发展逻辑上来,而不是杞人忧天、东施效颦。